必赢亚洲



当前位置:必赢亚洲 > 解决方案 >

解读《异形:契约》:有关人工智能创世的热门

发布时间:2019-08-02 20:30 来源:必赢亚洲

  新浪娱乐讯 尽管《异形:契约》让整个异形系列自诞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有“异形”大范围的出现在中国银幕上,但实际上这个科幻系列以及“异形”的形象,早已伴随着国内数代影迷数十个年头。不论是当年地方电视台不定时的“倾情放送”,还来自于录像带到VCD再到DVD的媒介更迭,再到唾手可得的各版本网络资源。《异形》可以说哺育了不止一代中国的科幻爱好者和恐怖片影迷,更是俘获了一批死忠。

  总的来说,想看懂《异形:契约》的线》开始的《异形》正传四部曲并不十分重要,算得上有“参考价值”的只有第一部。真正不得不看的是《普罗米修斯》,因为《异形:契约》与它之间有无比紧密的剧情联系。

  其实本来这部电影的名字最开始就是《普罗米修斯2》,后来改成了《异形:失乐园》,最后才被拍板定成了《异形:契约》。当然改名字只是表象,实际上不停变动的是对这个“异形前传”系列整体的走向的调整和规划。早在《火星救援》开拍之前,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刚刚宣布本片计划时,还曾信誓旦旦的说“《普罗米修斯》续集中不会出现‘异形’(Xenomorph)这种生物。”结果没过几个月就连片名都改成了“异形”(Alien)。

  其实《异形:契约》这个名字改得不算成功,因为在名字上看不出联系,所以除了对这个系列了解的粉丝之外很多人并不清楚《异形:契约》和《普罗米修斯》之间的关系,反误以为本片是延续《异形》四部曲后新的故事,导致观影过程无比困惑;2012年《普罗米修斯》在中国大陆上映时曾打着《异形》系列前传的名号而来,但让不少影迷失望的是,片中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出现真正的“异形”,而是将重点放在了仅仅在《异形1》中匆匆一瞥的工程师身上。外加整体宏观史诗般的基调和之前系列的幽闭恐怖截然不同,虽然电影本身素质极高,但依然让不少冲着异形而来的影迷大呼上当。

  所以这两部电影都刚上映就陷入了麻烦,在部分观众眼中一部成为了没有“异形”的《异形》前传;一部有了异形但和《异形》系列没有直接关系——这成了两部高水准的作品公众口碑不如预期的重要原因。

  *《异形:契约》和《普罗米修斯》都是非常引人开脑洞的作品,而且片中有不少谜题,还没有给出“到底怎么回事”,也有很多可能性,一部分坑可能会留待续集去填,目前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的解读。而在这里,我们尽量不YY,而是点出片中已有明确指示的点,或影片主创给出的确定信息,来回答一些有了较为确切的答案的问题。

  想看懂《异形:契约》,要从维兰德公司说起——这个公司在《异形》正传中因为在未来与汤谷公司的并购更名为“维兰德·汤谷公司”。在设定里公司的创始人彼得·维兰德的履历之夸张如同出自于玛丽苏小说中的霸道总裁:他出生在20世纪末,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十几岁就不停地进行发明创造取得专利,年纪轻轻便开办了公司,荣获了诺贝尔奖等等荣誉。并一路高歌猛进的把企业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跨国集团,在医疗/军工/仿生学/人工智能/航天科学/太空殖民等领域都拥有着无可匹敌的先进技术。

  有钱有技术有野心的彼得·维兰德,在年轻时就有了对外太空生命和探索人类起源的想法,不过这一切等到他老年,各种技术成熟之后才实现:他启动了名为“普罗米修斯”的计划——在世界范围内寻找人类起源的遗迹和证据,这就是电影《普罗米修斯》的起始。

  到了《普罗米修斯》中,伊丽莎白·肖博士和丈夫查理在一次考古发掘中找到了原始遗迹里的星图,星图中指出了距离地球34.56光年名为的LV-223的行星或许是人类最早的诞生之处。因此肖博士和丈夫查理有机会连同数位各有所长的船员,以及当时维兰德公司副总裁维克丝和生化人大卫一起乘坐“普罗米修斯”号飞船前往探索。然而他们到达后,在那个星球上找到的却是数艘被称为“工程师”的高级文明被遗弃的飞船,而飞船内到处都是工程师的尸体,同时他们在飞船中发现了一种可以改变生物形态的物质——“黑水”。

  在第一次对工程师的飞船探索时发生了巨大沙暴,两名成员在飞船中走失。探索小队将一颗工程师的头颅以及黑水的样品带回了普罗米修斯号。在DNA测定头颅后得出了工程师和人类DNA序列几乎一致的结论,可以证实工程师便是人类的起源。当天,生化人大卫偷偷把黑水加入了查理所喝的酒里。得知自己找到了人类起源而兴奋的查理与肖发生了关系——某种生命体开始在原本无法生育的肖的体内成型。

  在第一次探索后没过多久,大家为了营救之前走失的两位队员开始对飞船进行了第二次探索,但其实他们已经被因为黑水导致变异的生物杀死。查理因为之前黑水的原因在第二次探索过程中变异,被维克丝用喷火器处理。同时肖博士身体里的生命飞速成长,她不得不使用普罗米修斯号上的自动手术仪把体内的如同章鱼般的生物取出。而大卫则在飞船里发现了一个处于休眠状态依然存活的工程师,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一位悄悄隐藏在“普罗米修斯”号上的重要人士:当时已经年过百岁的公司创始人,彼得·维兰德本尊。

  得知消息的彼得·维兰德立刻前往外星飞船内部会见他以及所有人类的造物主,渴望知道他们之所以创造人类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是希望造物主可以为自己续命。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却是工程师的暴怒:强大的工程师扭掉了大卫的脑袋,不由分说开始袭击在场所有人,杀死了维兰德,并准备驾驶飞船开往地球,用黑水毁灭人类。所幸一同前往的肖博士逃出生天,告知普罗米修斯号船长阻止工程师。

  工程师的飞船被普罗米修斯号船长以牺牲对撞的代价拦截了下来,但工程师并没有死。从坠毁的飞船中逃离的工程师开始追杀幸存的肖博士,结果一番缠斗之后,被肖博士从身体中摘除的已经迅速成长的巨型怪物杀死。

  《普罗米修斯》结尾,整个探索小分队只有伊丽莎白·肖博士以及被工程师损坏的大卫幸存。大卫告知肖博士自己懂得工程师飞船的驾驶方式,可以帮助她,最后肖博士决定不返回地球,而是和大卫一起去寻找工程师家园的星球。

  看过电影我们知道大卫自然是《异形:契约》毋庸置疑的绝对主角,回顾完《普罗米修斯》的剧情,我们不难也回忆起大卫在上一部中的重要性。在《普罗米修斯》遗留的诸多疑问中,“大卫为什么往查理的酒杯中投入黑水?”一直是引起粉丝们猜测和争论的主要问题之一,而这一切在《异形:契约》算是有了一个解释。

  最表面的一层是大卫是为飞船上全体成员服务的,他是飞船上提供保障的机器,这个我们一开始就知道。

  第二层是大卫在背地里实际上是为了维兰德公司的大老板——彼得·维兰德服务的,老板的地位和优先程度远高于其他人这点在电影中表露无疑。这层在《普罗米修斯》的后半段揭露给了观众。

  第三层是大卫自己的野心,这一层没有直接在《普罗米修斯》中展示,有一些若有似无难以确定的证据。

  在电影中我们看到种种大卫不合规矩的行为,后段彼得·维兰德出现之后,我们会自然的以为这些行为的幕后指使是维兰德本人。看过《异形》系列的人也都清楚,在原系列中的生化人就都背负着来自于公司的秘密任务:“不惜一切代价搞到活体样本。”所以大家认为“下毒”的行为应该只是公司草菅人命一次实验罢了。《普罗米修斯》编剧Damon Lindelof也曾经说:大卫的这些行为是编程导致的。

  不过,编程会让大卫在投毒前探讨生存还是毁灭的意义么?我表示怀疑。当我们在《异形:契约》中看到大卫丧心病狂的作品时,他的野心已经完全揭示了出来,我认为他在《普罗米修斯》中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他后来疯狂的预兆。

  《异形:契约》的开篇便是年轻时维兰德与大卫的一场对话,这也是造物主与创造物的一场对话。对话中大卫承认了维兰德是自己的“父亲”,但依然说出了“你会死,而我不会”这种话。有些震惊和生气的维兰德做出了回应:“给我倒杯茶。”以命令的形式来彰显自己的权威地位。显然维兰德倒好手边的茶完全不必麻烦大卫,而大卫自然也知道这是种权力游戏,但他还是不动声色走到他的身边乖乖把茶倒好。

  “这种反应是十分危险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说:“他已经是一个捕食者了,就这样。”

  雷老不止一次的在多个采访中表达了对现在人工智能技术的担心,他一再强调不可以让机械拥有情感。或许在前段时间Alpha Go和围棋选手们的人机大战中有一种言论有些类似:“Alpha Go赢得比赛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如果会故意输给人类。”换做《异形:契约》中可以这样表达:“会模仿人类情绪的生化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可以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情绪。”

  1、工程师为什么创造人类?工程师为什么想毁灭人类?大卫为什么毁灭星球上的物种?

  其实前两个问题是出自于《普罗米修斯》中的“终极问题”,在《异形:契约》中也没有得到直接的解答。但第一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普罗米修斯》中已经做出了回应,大卫在递给查理加入了黑水的酒之前曾经问他:

  而后面两个关于毁灭的问题,我们先回顾一下之前的设定:《普罗米修斯》中的飞船是2000年前停在LV-223星球上的,他们在那里准备可以进行物种灭绝的黑水,打算投放给地球。然而黑水的意外失控,导致他们自己几乎全军覆没,抹杀人类的计划也因此终止。

  雷德利·斯科特在《帝国》杂志的广播节目里这么说:“如果一个星球出了问题,工程师就会想要进行大清扫。但是这会花费500年的时间。当他们重新拜访时——不同的拜访者会来看看我们做的怎么样,如果觉得人类做的不好,毁坏星球,自相残杀,没法安稳,他们就将人类抹去。”

  至于大卫的动机,雷老爷子表示:“他恨他们,他对工程师没有敬意,对人类也没有敬意。”

  同时在《普罗米修斯》中,大卫曾说过:“有时创造,要先毁灭。”而他在《异形:契约》中正是这样做的。根据小说中的描述,大卫在《普罗米修斯》任务之后意识到了“造物主只是想从他们的造物身上取得好处”这一点,而如果造物们没有通过造物主的“测试”,就会被无情毁灭。

  扮演大卫的法鲨说:“我们在《普罗米修斯》中看到了大卫见证维兰德与他的造物主见面。大卫曾经就像维兰德一样,对他的造物主充满敬畏。直到他看到了他造物主的失败,看到了他们是多么的平凡。我觉得可以这么说,他放下了。”

  显然,大卫失去了对人类的敬畏。他发现了创造物不能偏离造物主想实现的愿景,正如工程师想毁灭失控的人类,人类放弃了有情感的生化人。所有的造物主都不会允许他们创造的东西拥有自由意志,一旦创造物摆脱了造物主的控制,那就只好毁灭了。

  在《异形:契约》里和大卫长得一模一样的沃尔特,是比大卫更先进的一代生化人,我们看到电影中的大卫试图将沃尔特拉入伙却遭到了沃尔特的拒绝。因为人类已经意识到了大卫拥有情感后难以被控制的问题,所以尽管沃尔特有着更强大的物理性能,但被剥夺了情感的他实际上比起大卫却是人类更好控制的工具。片中很多时候他看着有不少微妙的感情甚至想法,但主演法斯宾德否认说:“沃尔特没有任何人类(情感/性格)特质。”

  2、从《普罗米修斯》到《异形:契约》这十年来,大卫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创造新异形?

  十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成为科学家和艺术家么?如果有一个电子大脑或许够了。大卫的作品——那些实验和艺术创作,我们都在电影中看到了。我们大概也能猜出来,以大卫在《普罗米修斯》中展现出对于工程师文字的认识能力,让他在飞船上应该学习到了不少工程师的知识,以支持他在洞中进行的各种实验。至于那些艺术创作呢?呼应了电影开始时的呈现的那些艺术杰作——这其实是他人性的集中体现。

  根据大卫的扮演者法鲨的说法:“我们上次见到他是十年前了,他没有进行任何的维护。所以他身上那些人性的部分开始有了一些集中的势头,我认为。人性已经成了他综合素质中的重要部分。”

  大卫在天空中投放黑水时曾吟诵了一首雪莱的《奥兹曼迪亚斯》,但在山洞中面对沃尔特的疑问,他说《奥兹曼迪亚斯》是拜伦的诗,结果被当场反驳。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大卫越来越像人类的体现:机器(沃尔特)不会犯错,而人(大卫)会。新老一代生化人的对比,机器与人性的对比在这场戏中被展示出来。

  法鲨同时在采访中说过:“大卫想留下一些东西在身后,这是非常人性化的想法,就像那些伟大的艺术家和运动健将一样,像那些流芳百世的人。”

  还有什么比创造出一个新的物种从而成为创造者,成为“神”更能被人铭记的方式么?在大卫对人类失去尊敬之后,对工程师失去尊敬之后,这些曾经的“造物主”们已经不值一提了。他要留下痕迹,他要成为造物主,他要成神!当影片最后大卫登上殖民飞船要求电脑播放瓦格纳的《众神进入英灵殿》时我们知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普罗米修斯》的结尾,大卫答应肖博士说他们将会前往工程师的母星——设定中被称为“天堂”。所以我们想当然的认为,《异形:契约》中他们来到了“天堂”,然后大卫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在这里投放黑水对工程师进行种族灭绝。然而大卫值得信赖么?看了前面的内容,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此外在电影中那段闪回的观察,我们也能明显看出《异形:契约》中被屠杀种族与工程师的不同,工程师更为高大白皙,拥有白色大理石一般透明光滑的皮肤。

  而《异形:契约》中的物种显得十分平庸,几乎就是没有毛发的人类。他们穿着黄棕色的衣服,如同僧侣。

  城市的样貌也呈现出这个风格,而工程师无论从飞船到装甲全部都是黑灰冷色的机械有机体感,飞船在城市上空显得格格不入。

  还有当大卫驾驶的工程师飞船降临的时候,城市中的居民涌出,仿佛在期盼着什么。这是一种礼遇——整个城市只有一个充满仪式感的迎接飞船的巨型广场,在《普罗米修斯》的LV-223上的基地都可以一停好几艘飞船,以工程师这种连时空跃迁都掌握了数千年的高科技古文明,自己的家园只是小行星上的小城市?这肯定不现实。

  《普罗米修斯》编剧Damon Lindelof接受collider采访时也表示过:“我认为他们好像在《契约》中还没到达那里(母星),《契约》像是在到达那个地方之前的迂回。”所以合理的猜测之一是:这里根本不是工程师的母星“天堂”,不过是工程师播种过生命的星球之一。只不过这里的“人类”不像地球那样,他们还处于被工程师完美控制的状况下。工程师是他们的神,他们也定期恭候着工程师的降临,只不过这次等来的却是大卫。

  而另一种猜测是,这里是工程师的星球之一,但和之前的工程师不属于一个分支,或许高级或许低级,不过这些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依旧让我拿不准主意的地方在于,不论雷老爷子亦或编剧,被问到“大卫向工程师投放黑水”相关问题时都没人否定这个星球是工程师母星的预设,这基本等于在默认问题的前提是对的。。。如果这个星球真的是工程师母星的话,那工程师的文明背景可真的需要好好补充下了。

  在《普罗米修斯》到《异形:契约》中间其实还有一段故事,是在《异形:契约》上映前在网络上发布的短片:作为正片序幕的《异形:契约——十字路口》。短片中的内容大概是简短的展示了肖博士在飞船上是如何修好损坏的大卫的,以及他们之间貌似和平友爱的关系。

  随后大卫就开始了在《异形:契约》正片中也出现过的投放黑水的种族灭绝暴行。

  后来在《异形·契约》中我们也知道了,大卫用肖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创造出了异形。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了她经历了实验后可怖的惨状。

  不少人认为他们两个人之间产生了某种情感,让肖博士自愿成为了大卫的试验品。但我觉得这显然是说不通的。

  问:听说电影中出现了很多艺术元素,比如那首知名的乡村音乐(肖放出的信号《乡村之路,到我回家》)。您的意图是什么呢?

  雷公:乡村音乐其实是我的主意。有天晚上我一边洗澡一边在思考一个情节——当你孤立无援的时候,比如被困在孤岛上,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你会怎么做。Shaw也许会向外传递求救信息,那种有间隔的,比如救命啊,快来救我啊什么的。但是因为她有宗教信仰,我觉得这样反而显得陈词滥调,显得做作。

  是的,在雷老爷子眼中,肖博士已经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不过她没有选择平常的求救方式而已。这首歌虽然暧昧的处理了肖的心态,但是她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之中的状态没有改变。所以,显然肖博士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才发出了这样的信息。大卫对肖的“爱”或许是真的,但肖的生存被大卫威胁,看起来也是实实在在的。

  1、影片结尾就是大卫真的打败了沃尔特,然后装扮成沃尔特的样子登上了契约号?

  虽然疑点很多,但是电影中呈现的确实就是这样。目前有“大卫转移意识进入沃尔特”等假说,不过没有证据。在采访中当雷导和法鲨被问答这一部分的时候,法斯宾德的态度是咬(鲨)牙切齿地说“不要聊”,雷导被问到片中几个疑点则直接说“看下一部”。这样的反应让人不禁猜测这幕戏背后确实有故事。

  本人看的是完整版,据我所知国内删减的部分主要是一些血腥和阴暗的场景。包括几处异形屠杀人类以及异形从人体诞生的场面,漂浮的人头等等场景,当然还有沃尔特和大卫的吻。总体反映来说,应该没有影响到剧情,不过完整版给人的体验会更加病态和黑暗。

  雷老爷子承认了自己删除了本片20分钟内容,所以可能会有一个加长版出现。即便没有加长版或导演剪辑版,我们也可以期待以后看到一些删除片段给出的信息。据称删除的部分包含了两种异形大战的场景,本来这场戏是为了展现大卫创造的异形比孢子异形更为危险和攻击性的,不过因为拍摄期间异形戏服导致的一系列问题被移去了。

  目前该片的续集叫做《异形:觉醒》(Alien: Awakening,不是《异星觉醒》……),但片名之后改动也不是没可能。雷导曾经在五月初表示续集的剧本正在进行,在14个月之内开拍。现在看来的话只有一年左右了。而且他还曾放出豪言壮语说再拍三部续集,不过这个flag大概随便听听就好,我们能确定至少有一部续集是板上钉钉的。

  当然,《异形:契约》中留下的问题当然不止这么几个,而对于有些问题也许根本不会给出标准答案。不论是工程师的态度,或是肖博士死前的想法,我们只能根据电影中已有的呈现,主创在各个场合透露出的内容进行推测。即便是参与到其中演员和编剧,都可以说没法完全知道故事将如何进行。一般来说电影都会将观众摆到全知的位置上,然而《异形》系列似乎故意不打算这么做。

  雷老爷子是热衷于挖坑的天才,在《异形》系列中这些“坑”往往代表了宇宙的神秘与人类的无知。就像早在《异形》第一部时,在故事一开始就设置了一个在飞船中已经死掉的“工程师”的形象,然而他是谁,从哪来,发生了什么,从当时到后来的全系列电影中都从未再提过。后来被称为“太空骑师”的他就那样的出现了,这神来一笔如同一个神秘的符号,让我们不得其解,但却能感觉到整个故事的深邃,背后似乎笼罩着一层巨大的迷雾。而这给了后面续集,以及现在前传的机会。

  然后,带着解释的《普罗米修斯》在30多年后删删来迟,同时也伴着更多的神秘与疑问。然而在仔细梳理《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之后,我发现整个《异形》前传如同一张处于流转变化中的网一般。前面的伏笔,后面的联系,作为观众我们现在只是一斑窥豹的慢慢拼凑。我相信,若想真正完整地欣赏其精致、壮美,做出正确的评价,则要等到这个系列落幕才行。



相关阅读:必赢亚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