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洲



当前位置:必赢亚洲 > 关于 >

有哪些十分惊艳的电影?

发布时间:2019-08-27 03:06 来源:必赢亚洲

  说到惊艳,就不得不提到由日本电影黄金时代大师,有着日本影坛四骑士之一称号的小林正树(其他三位为:黑泽明,木下惠介,市川昆)于1964年拍摄的奇幻恐怖片:

  《怪谈》是小林正树执导的第一部彩色电影,也是第二次为他夺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的电影(第一次是1962年的《切腹》,个人最爱的电影之一)。 据说当时由于本片票房远低于制作成本亏损巨大,小林正树要出售他的住宅还债,而投资方的制片公司人参俱乐部更因此破产。但在国际上获得广泛赞誉和业界一致好评,多次被评为影史最经典的恐怖片之一。剧本改编自有日本版《聊斋志异》之称的电影同名小说《怪谈》。小说由三十九个故事组成,而电影则选取其中四个故事分开独立来讲述,分别为:《黑发》《雪女》《无耳方一》《茶碗中》。

  讲述京都一个贫穷的武士狠心抛弃勤俭儒雅的妻子远赴他乡工作,并另娶富家女为妻,但新妻的冷酷无情令他更怀念前妻的温柔。

  数年后他终于返回京都,在荒芜的老家见到喜悦迎接他的前妻。二人叙旧同寝后,翌晨武士醒来发现枕边只有白骨和黑发。惊惶中他更被黑发追逐,被化成鬼的妻子报复的故事。

  这个故事与沟口健二的《雨月物语》有几分相似之处,与传统意义上一惊一乍为恐怖而恐怖的类型片不同,这部电影胜在对恐怖气氛的塑造,就如同库布里克的《闪灵》式的直击心灵的恐惧,而本作更具东方韵味。武满彻大师的配乐功不可没,开遍第一个故事就把诡异的阴森氛围和人物恐惧情绪十分完美地贴合在一起,带出了本片接下去的故事基调。

  被暴风雪困在森林里的樵夫和同伴躲到旁边的河边小屋避难,傍晚樵夫亲眼目睹从雪中冒出脸色惨白的白和服女子吸尽同伴的阳气并把他杀死, 但雪女见樵夫年轻俊朗饶他一命,并告诉他绝不能跟他人透露半字实情,否则将他杀死 。

  数年后樵夫遇见过境的少女阿雪独自赶路, 二人情投意合,很快结成了夫妻生了两子一女,一晚樵夫见妻子缝衣时的容貌恍似昔年的雪女,遂向她讲述往事。阿雪立即面色大变,尖叫自己就是雪女,但为子女着想再一次放过樵夫,悄然在大雪中飘然离去。

  鲜明美艳的色彩贯彻全片,从这部分开始尤为明显,犹豫梦境一般的超现实主义布景,都要归功于美术指导 户田重昌。让人不禁想起黑泽明的《梦》、《影子武士》中的梦境,但毕竟《怪谈》是1964年的电影啊,在当时就有这样制作规模(确实是当年日本投资最大的制作),不能不佩服创作者们的制作水准和对电影的敬畏态度。

  电影中篇幅最大的部分,讲述失明的琵琶僧侣芳一因为弹奏” 平家物语 “太美妙,连平家的鬼魂都十分欣赏。逐被邀请到冥府为平家怨灵弹唱演奏,好在被寺院主持及时发现,并在芳一身上写满般若心经的经文,但最后因另一位僧人的疏忽大意而导致芳一失去双耳。芳一的经历流传开后很多贵族富人听闻专程前来听他的弹唱并赠予大礼,芳一也意外地成为了名人。

  这应该是最广为人知的一个故事,据我所知的就是香港八十年代的经典恐怖片《邪》的结尾部分,就是向无耳芳一故事的模仿。

  武士关内在喝茶时见到茶中有面带笑容的男子倒影,无论他倒掉茶水或换了茶碗男子的倒影都挥之不去。他结果把茶喝光。晚上值班时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是武部平内的人向他纠缠,其容貌正像日间茶碗中那人。

  关内拔出短刀刺他后,他却穿墙而去。次晚关内在家中,突然有三个陌生人到访,自称是武部的家臣,谓主人被关内所伤,但下月十六日会来复仇。关内先后挥动刀及长枪刺杀三人,他们却死而复生。

  某作家未写完以上的故事已离开书房,向他讨稿的出版商到他家拜年,听到饭店老板娘大声惊叫后,骇然看见作家出现在屋外的水缸中。

  未完成的故事中的故事,开放式的结局把对未知恐惧的想象留下给观众,令人耐人寻味。

  小林正树一贯喜欢用倾斜角度的表现镜头张力,固定机位与平稳的运镜使他的电影画面极具仪式感,剪辑叙事都张弛有度。在摄影指导宫岛义勇的镜头下,Eastmancolor胶片色彩与宽银幕画幅比例的结合以舞台戏剧的方式将小林正树脑海中的完美地把日本的古典静态艺术美感学以动态形式具象化。

  前后四个故事讲述的东西截然不同而又浑然一体回归“怪”字的主题。虽然我也有很多地方不太明白,但是过目难忘的地方却数不胜数。再多的言语也显得苍白无力,还是要靠观众切身体验。



相关阅读:必赢亚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