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洲



当前位置:必赢亚洲 > 关于 >

日本怪谈夏夜不可却少的纳凉盛宴!

发布时间:2019-07-12 02:53 来源:必赢亚洲

  约在900年前,都内盗贼横行,濑户内海上常有海贼出没,民不聊生,如同百鬼夜行般水深火热。有一名叫作源赖光的武士,击退了困扰皇帝多日的恶狐。从此赢得了皇帝的信任,并一路升官,还得到了藤原道长的认可。

  从此以后,浮世绘里英雄传说的主人公多为渡边纲、坂田金时、碓井贞光和卜部季武,有时也有平井保昌等人。这些故事中最让人心惊胆战的莫过于他们和女妖斗智斗勇的传说。女妖的美艳与智慧,对英雄们有着致命的欺骗性,常让人为这些英雄捏把冷汗。

  这是关于四天王之一的渡边纲击退罗城门上的女鬼的故事。传说一天夜渡边骑着马,身上挎着大刀,途经罗城门。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个女人孤零零地站着,可怜兮兮地恳求带上她。

  渡边纲一时心软,便让这个女人也一起坐上了马。不料在两人坐上马刚要回到戻桥时,这个女人大喊一句:「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爱宕山!」遂化身为鬼的模样朝渡边袭去。电光石火间,渡边勉强地防御住了鬼的偷袭,砍下了鬼的手腕,鬼夺路而去。渡边将鬼的手腕带回府上。

  渡边将鬼的手腕带回府上后,占卜师奉劝渡边,为了去除鬼的邪气,应将其封印起来,并在七日内谢绝一切来客,以防任何不干净的东西。渡边照做了。可到了第六日的傍晚时分,渡边的乳母茨木前来拜访。但渡边正在戒斋期,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所以就婉拒了乳母。得知乳母非常伤心之后,渡边烦恼了一阵,还是决定打开家门,欢迎乳母的到来。乳母很高兴,来了之后先说了些家常话,然后把话题聊到了最近那只鬼的手腕上,并表示想要看看。渡边是忠义孝子,当场就打开来给乳母看了。哪知,看到鬼手腕的乳母茨木浑身颤抖,原形毕露。

  这两段故事,在歌舞伎中也是十分有名的谣曲, 前段为「戻桥」,渡边回府后的故事被称为「茨木」。

  在浮世绘的鬼怪故事里,女性也会作为主人公出现。和男性一样,她们也是用智慧降妖伏魔。典型的如歌川国芳所画的「玉取姬」,放到现在来看,也是想象力超群、脑洞大开的一部关于海女智斗恶龙的作品。

  那会儿还是日本与唐朝来往密切的时候,当时的执政者藤原镰足让自己的女儿与唐朝皇帝联亲。在唐朝,皇帝摆设了盛大的宴会庆祝这场婚礼,宴会上皇帝将法力无边的「灵玉」送给了藤原。回家途中,藤原欣喜若狂地拿着宝贝,不料一时间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条龙神突然出现在眼前,瞬间将法力无边的「灵玉」夺走。

  藤原向海里的海女下令,令其夺回「灵玉」。海女游到龙神居住的龙宫,暗中观察,趁龙神不备,伺机夺回了「灵玉」。但随后,龙神的部下紧跟上来,海女苦于没有地方隐藏「灵玉」,情急之下,将自己的乳房切开,藏「灵玉」于其中,成功地躲开了被鲜血淋漓的场面吓坏了的龙神部下。之后,海女顺利地将「灵玉」交给了藤原,但海女因失血过多身亡。海女死后不久,从她的腹部诞出一女。藤原将其视作神赐予的宝贝,用心栽培其长大。之后藤原一族一直风调雨顺,他们都将这视为「灵玉」的庇佑。这样的场面,便是玉取姬的故事。

  源赖光(948-1021)是摄津源氏源满仲的长子,清和源氏的第三代掌门人,师从摄关家藤原道长,曾任但马、伊予与摄津三国的官职,升任左马权头,官至正四位下。一条天皇即位之时源赖光被允许升殿,被称作武门名将中「王朝家的守护」,不仅赢得了兄弟们的信赖,还成为清和源氏兴旺的根源。宽仁元年(1017)3月,他奉令讨伐大江山夷贼,与赖光四天王等六人一齐向摄津国大江山进军。这是大江山击退恶鬼典故的来源。

  以妖怪为主题的戏剧在近世演剧中比比皆是,处处流淌着黑色幽默的血液,又名曰怪谈剧,是浮世绘的画家们热衷的一个题材。妖怪戏剧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化政时期,一个叫作鹤屋南北的大师,首创了戏剧中妖怪幽灵的登场。在随后的仁术戏剧中,妖术师第一次作为主角登场。怪谈剧的脉络扑朔迷离,与这世上的一切伦理都相背的妖怪登场,天下大乱,近亲相奸残杀,社会底层那些非人生活都真实而残酷地暴露在浮世绘里。这样的怪谈剧,被视为活生生的化政时期现代剧。

  在浮世绘的妖怪题材中,有很多关于妖狐的描写。多是关于妖狐如何使计幻化成一个绝世美人,然后欺骗男人,祸国殃民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妖怪文化,并没有像西方和印度那样,形成自己独有的魔女文化。而日本最常见的稻荷神社里,常常供着狐狸大人。有一个说法是,狐狸便是日本妖怪文化中的魔女。它源自中国神话里一种叫野干的生物,传说这种生物叫声尖锐,跟女人很相似。当这些神话流传到日本时,由于日本并没有野干,因为误会,将野干认定为狐狸。所以,在日本的妖怪文化中,狐狸便是日本魔女的化身。

  日本鬼屋里经典的女鬼数盘子的画面,想必大家都有印象吧。这个故事的传说有很多版本,其中之一是关于藩主求而不得之恋的传说。在服侍藩主的下属中,有一个十分美艳的姑娘,名为阿菊。但遗憾的是,阿菊并不喜欢藩主,而是爱上了住在同一个屋子里的另一个下人。藩主试图横刀夺爱,但没能成功。从那以后的每一天,阿菊都活得小心翼翼。直到有一天,阿菊在擦盘子,一个、两个、三个……逐一确认的时候,不慎将一个盘子摔碎了。这枚盘子是将军亲自授予的来自南蛮的很贵重的套件中的一件。少了一个,就凑不成一套了。犯了错的阿菊心中只剩下绝望了。而藩主得知后,日常积压的仇恨一下爆发出来。他狠狠地扇了阿菊几下耳光,最后竟将阿菊杀死,并将其投入井中。从那以后,这口古井中,夜夜都传出女人亡灵的声音。阿菊对藩主的恨,以及想要见恋人的心情,都使得阿菊在井底下,每夜一个一个地数着盘子。

  另一个为大众所知的数盘子的故事是「播州皿屋敷」的版本。播州姬路的城主,细川政元视作家珍的盘子被偷了。这件事情引起了家里很大的骚动。细川家的老臣,舟濑三平表现得很积极,想要把盘子给找回来。而在此之前,坏家臣青山铁山想要毒杀细川殿下,但这个计划被舟濑三平的妻子——于菊知道了。于是铁山藏起一个家主的贵重盘子,并将偷窃罪嫁祸于于菊。于菊含冤而死,遗体被投入井中。这之后,于菊变成亡灵向铁山复仇,于危机之中拯救家人。

  在《平家物语》里,有很多妖怪出场的画面。有时候是奇怪的怪物,有时又是悲剧的幽灵。但不管是哪一个,都集结着武士的怨念,交织着史实与虚构,揭露着盛极必衰的无常与荒诞。还宣扬着因果报应、惩恶扬善的思想,以及对权力、官场的批判。读者心中常会感受到一种空虚之感。

  《平家物语》围绕着恶灵的「恨」与「怨」展开,展现出的是关于清盛的恶。「平治之乱」的时候,源氏一族遭到流放,得权得势的平清盛被世间冠上了「恶逆无道」的恶名。治承四年(1180),清盛又一意孤行,强行迁都,招致多方不满。

  一天,清盛正在福原的殿上欣赏着雪景,不料,庭园中的树木、假山,甚至灯炉突然变成骷髅头,一齐朝清盛袭来。这些都是在「平治之乱」时死去的武士的亡灵。在绘师广重的画里,雪景与妖怪巧妙地融合,展现出一个超现实的奇想世界。

  相传大约八百年前,吉备真备从中国回日本的时候带回了一个叫玉藻的绝世美女,当时的近卫天皇立刻被她的容姿所迷惑,将其立为侧女。然而从这天起,帝王的日常生活就开始不断出现问题,帝王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常常头晕目眩、看不清东西,体力也日渐衰退,渐渐也不听臣下的进言了。

  关心陛下安危的臣子们暗中托付了阴阳师安部泰成,让他一探玉藻究竟是何人。这一查可不得了,原来玉藻竟是大名鼎鼎的九尾妖狐,曾附身于中国的妲己,现在又跑到日本来了,这是亡国之兆啊。

  经过阴阳师的施咒与弓箭名手强强联手,妖狐终于现出原形。但当他们追着妖狐一路前行时,妖狐居然变为一块石头。这石头散发出强烈的毒气,方圆百里内靠近的动植物都必死无疑。于是陛下下令让玄翁和尚去解决此事,玄翁用铁锤一击就将其击碎,这才收拾了这搅得举国上下都不得安宁的妖狐。

  安政二年(1855),浅草寺观世音菩萨佛像向民众公开时,举行了「生人偶」演出。当时制作这些人偶的师傅是松本喜三郎,时年31 岁。

  国芳在创作这张浮世绘时,是照着真实的人偶画的。所以国芳才能将这些人偶的表情与质感都表现得惟妙惟肖。这一年的10月2日,还发生了安政大地震。

  从幕末安政期(1854)到明治二十年(1887),与真人等身大的人偶所进行的舞台表演,被称作「生人偶」或「活人偶」表演。嘉永五年(1852),在大阪难波新地所举行的人偶表演(江眼龙斋作)被视作生人偶舞台剧的最初模型。这些人偶如同真实地活着一般,尤其是穿上衣服后,与真人近乎无异。

  创始人松本喜三郎的故乡是熊本县,这个地方盛产人偶师。在大阪展出的人偶剧《巡访镇西八郎岛 人偶剧的木工》前所未有地大获成功。彼时,幕府的治安并不稳定,人们想要前往异国的心情日益高涨。在此时,浅草寺举行的人偶剧《大藏生人偶》意外地获得了观众的好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事实上,在此剧之前,围绕着江户有名的歌舞伎町演员八代市川团十郎谜一般的自杀而展开的人偶剧《八代市川团十郎》已经上演。团十郎的死亡,给当时的世间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当时流传了许多画,其主题都围绕着团十郎的自杀事件。但这些画都比不上人偶剧所带来的直观震撼,所以人偶剧才能取得这样的成功。

  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picturecourtesy



相关阅读:必赢亚洲


1